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日志

 
 

指马为鹿:一本书的故事   

2014-01-01 21:24:00|  分类: 模样,自由主义,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指马为鹿:一本书的故事

                                          

                                 文/梁由之

        指马为鹿:一本书的故事 - 狄马 -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一头自由主义的鹿》,狄马 著 中信出版社,2014年1月第一版)

 

                   指马为鹿:一本书的故事 - 狄马 -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狄马怒发冲冠照 ,2009年4月于四川剑门关。梁由之摄。)

 

    时近岁杪,梁某策划主编的海豚出版社《海豚文存》、中信出版社《梦路书系》、辽宁人民出版社《回顾丛书》三大系列相继开花散叶,各出新书3本。这里,单说狄马的《一头自由主义的鹿》。来之不易,感慨系之。

 

    前年9月,《海豚文存》第一辑“三老集”出炉。俞晓群兄借此为契机,庆贺沈昌文先生八十初度暨《八十溯往》面世。在京期间,某次与友人餐叙,李黎明照例要求我推荐作者及作品。我说了几个人,其中有狄马。黎明笑了,说:手头就有一本狄马的书稿,但是出不来。我说:狄马的文章,是有价值的,如能出版,我愿意提供一张亲手拍摄的作者照片,作为支持。后来黎明说,经过多方尝试,依然出不来,想交给我,看是否有办法。我说,那就试试看。

 

    去年9月,我从拉萨直飞北京,参加《梦想与路径》首发座谈会。某天,徐晓、张万文在著名清真餐馆“鸿宾楼”邀饭,要求我每年帮他们“财新图书”编一辑“思享家”丛书。万文既是小兄弟又是老朋友,徐晓大姐著有《半生为人》更是我敬重的出版界名宿,只得勉为应承下来。

 

    今年元旦前夕,我厘定了首批5本书稿:贺卫方《逍遥法外》,单世联《九死一生如昨》,冯克利《尤利西斯的自缚》,王彬彬《磨戟认前朝》,狄马《一头自由主义的鹿》。徐晓开始有点意外、不解:前四位都是名校教授、博导,声名显赫,著译等身;然则狄马是谁?凭什么侧身这个队列?确实,狄马只是废都西安一家不知名杂志的编辑,此前仅出过两本书——其中一本还是与萧三郎等多人合著的,不无滥竽充数之嫌。浏览过书稿后,徐晓才觉得这样做实至名归不拘一格并无不妥,甚至说,狄马这本最好看。这当然只是一家之言。纯粹就个人偏好而论,我认为单世联那本最棒——这当然也只是一家之言。以前编“十年文萃”,狄马来信及跟帖都客气说:多谢梁兄提携。这次,我半开玩笑地说:机会来了,决定再提携你一把。

 

    元月,周青丰专程过访,寻求合作。几番游说,“巧取豪夺”,终于说动我将这套书交给他,另立名目。随后,青丰到中信某分社担任总编辑,《梦路书系》应运而生。万文也离开了财新,另谋发展。

 

    青丰原来很乐观,一再说6月间即可全部推出。事实上,直到年底,才陆续有3本面世。而另两本的出版,尚待时日。个中原委,不问可知。在当今中国,做点有意义有力度的事情而没有阻力,是不可想象的。诚如王彬彬所说:太过顺利的话,倒有点不正常,反而没有成就感。

 

    回过头来,再说狄马和他的这本新书。

 

    2009年4月清明节后,在湖北鄂州,与分别来自成都、北京、南京、赣州的诸路豪杰会齐,开始鄂、豫、陕、川四省之旅。这帮来路各异的男女老少,唯一的共同点是当时都混迹于天涯社区的“闲闲书话”。到达汉中时,陕西响马狄马自西安赶来加盟,一起纵贯全川。这是我们的初识。

 

    狄马是典型的陕北汉子,长发虬髯,据说有胡人血统。听他唱粗犷苍凉原汁原味的“信天游”,是一种难得的享受。至于他的文字,王怡如是说:“我喜欢狄马,因为狄马的文章像民歌,有腔调。狄马的思想像金属,有响声。狄马的故事像先知,有信仰。狄马的脸庞像向日葵,不喜欢向黑暗的地方低头。”

 

    某晚,在蜀南竹海,生长于黄土高原的狄马深度陶醉,不慎失足折了腰,被我戏称为“马失前蹄”。这本书,原来另有书名,我和青丰都不满意,将之改为《一头自由主义的鹿》。这本是其中一篇文章的篇名,被我等拿来做了书名,而将原文剔除了。指马为鹿,此之谓欤?

 

    青丰和他的团队,为这几本书的出版,付出了艰辛坚韧的努力。在最后一刻,狄马这本终于涉险过关。得知封面要放照片后,狄马倒扭捏起来,说:“由之兄,怒发冲冠,有个性。但以此做封面,女粉丝恐怕会受不了啊。”确实,这厮婚后尤其是生产后,野性收敛,斯文了许多。但我更喜欢狂野奔放的狄马。于是回函说:“不要迷恋粉丝,粉丝只是一个传说。你就长成这样,真正的铁粉,要么会忽略长相,要么中意的或许正是这种不乏雄性威仪的模样呢。”

 

    随后,这本书出来了。

 

  (附注:狄马思想随笔集《一头自由主义的鹿》在网上:亚马逊:http://t.cn/8kJezB7 京东:http://t.cn/zRjPgV2 当当网:http://t.cn/8kJgeGa

            

 

  评论这张
 
阅读(2402)|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