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日志

 
 

齐景公为什么不敢“平坟”?   

2013-02-26 16:28:00|  分类: 安饮马,墓地,喜欢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齐景公为什么不敢“平坟”?

 

                                               □狄 马

 

    我对传统信仰向无敬意,但对河南周口出现的大规模“平坟”事件仍然感到震惊。传统作为一种历史的存在,它不可能对所有的现实问题提供答案,这就迫使我们对固有的道德观念作出调整。但迫使我们作出调整的原因一定是有了更好的价值和生活。单单是因为“发展”、“进步”以及“城镇化的速度”,还不足以说服我们放弃几千年来的丧葬方式。因为发展不等于幸福,进步也不等于自由,“城镇化的速度”并不必然使我们的生活更美好。在当今政府18亿亩土地红线不能触碰的情况下,谁都知道,“平坟”的目的不过是为了腾出更多的土地拉项目。所谓的“项目”其实也简单,就是盖楼、卖楼、拆楼、再盖楼;但民众付出的代价却是把祖先的尸骨从坟墓中挖出,放在政府指定的货架上;而这在他们看来就是暴尸荒野。

 

    这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实际上好多社会禁忌是没有任何理性基础的。比如转世,比如人死有灵,比如因果报应,在“唯科学主义者”看来都属于“迷信”。如果把“唯科学主义者”认为的“迷信”都连根铲除,我们每个人都会变得寸步难行。原因简单:我们在生活中遵守的大部分习俗和规则,都是说不清原因的。我们能说清我们为什么敬父母,爱孩子吗?我们能说清我们为什么喜欢异性,恐惧黑夜吗?在现代科学已经取得伟大成就的今天,人们根据现实的需要,对于祖先流传下来的习俗、观念和道德原则进行修正,以减少冲突,这不是坏事;但这种改善规则的努力,一定是数以万计的个人自发行动的结果,而不是某一个君王或领袖突发奇想,随意编织的结果。没有那种观念、习俗是从未受到挑战的,但也没有那个人可以随心所欲地制定他所喜欢的观念、习俗,除非他有更好的观念、习俗可以替代。尤其是牵涉到像“祖先崇拜”这样一个种族最为核心的信仰时,即使是“家天下”时代的君王也不得不表现出敬畏。

 

    《晏子春秋》中讲了这样一个故事:齐景公的办公大楼“路寝之台”建成后,有个叫逢于何的人母亲死了。在路上碰见晏子,就给晏子行大礼。晏子问:“我能为你做什么呢?”逢于何说:“我的母亲去世了,而父亲的墓就在路寝之台的内墙下,我希望把他们合葬在一起。” 晏子听了很为难,但还是答应给景公带话。虽然不免有些担心地问,万一不成,你怎办啊?逢于何回答说:“有权有势的人当然有办法,但像我这样的小人物,如果得不到允许,我将左手拉住灵车的辕木,右手捶打着自己的胸口,站在这里挨饿而死,以此告诉四方之人:我逢于何是个不能安葬自己母亲的人!”换成现在的话说,就是:逢于何的要求如果得不到满足,他就到政府门前上访,上访不成,他就在这里绝食而亡。实际上就是告诉景公:我的母亲如果得不到安葬,我将在你的门前举行一场一个人的示威游行。

 

    晏子进去后,就把事情给景公说了。景公气得脸都白了,说:“从古到今,你听说过把死人埋在国君宫殿内的吗?”这时,晏子作为一个政治家的风骨就显露出来了。他说:“古代的君王,他们的宫殿建得很节制,不侵占活人的房子;他们的楼台很简朴,不侵占死人的墓地,所以,当然没听说过要到国君的宫殿内埋人的事。但您现在大规模修建宫殿,侵占活人的房子;广修楼台馆所,剥夺死人的墓地。使活着的人忧愁,不能安居;让死去的人分离,不得合葬。尽情享乐游玩,对生者死者都亵慢无礼,不是仁德之君的作为;只顾满足自己的欲望要求,不管百姓的死活,不是保存国家的正道。而且晏婴听说:活着的人不得安居,叫蓄忧;死去的人不得安葬,叫蓄哀。蓄忧招致怨恨,蓄哀导致危险,你还是答应了吧!”

 

    晏子出去后,一个叫梁丘据的大臣对景公说:“从古到今,没听说过到王宫埋人的,你怎么答应了?”景公说:“推平人家的房子,祸害人家的墓地,羞辱人家的葬礼,还不许人家安葬亲人,这是对活人刻薄寡恩,对死人傲慢无礼。《诗经》中说:‘榖则异室,死则同穴。’我敢不答应吗?”逢于何于是把母亲葬在了路寝台下。只是没有穿孝服,没有嚎啕大哭,进行完基本的仪式后,就流着眼泪离开了。

 

    这是发生在春秋末期的事。它告诉人们,一种信仰或观念是几代、甚至几十代人根据他们所处的环境、所能利用的材料自发习得的结果,即使是那些手握生杀大权的君王也不能随意颠覆。我们所能做到的,仅仅是把其中一部分不合理的,不适应世界潮流的观念、习俗根据变化了的现实作出修订——比如当今世界普遍推行的自由价值和法治观念,就是这样一种大势所趋人心所向的原则。但在修订之前,我们得先分清,传统中的那些价值是妨碍我们走向民主自由的,那些价值是可以与宪政文明并行不悖的,而那些价值是打着现代化的幌子,实际是要摧毁现存的一切文明规则,让我们彻底回到野蛮人的生存状态里的。

 

    就我自己而言,我觉得传统本身是一个很复杂的体系,其中有的门类受意识形态(在古代中国,主要指的是以三纲五常、忠孝节义为核心的一整套关于国家、社会、政治、经济的基础理论和教条)的影响很大,比如传统的政教、律令、哲学、道德就因为皇权专制的直接需要,几乎完全被意识形态化了。即使是那些讲无为、任自然的,也散发着一种冷血的气息。有的门类则由于性质上离皇权较远,皇帝和他的官僚系统即使需要它为专制服务,也不是直接的,因而意识形态的色彩较淡,反而保留了一种人的气息、自由的特质,比如古典的诗词、绘画、音乐、舞蹈、建筑、医学等。对于前者,由于它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我们当然要抛弃;对于后者则不妨存留,慢慢赏析。但对于第三类,像河南周口在“平坟”事件中所做的,打着“发展”、“进步”的旗号,干着骗钱坑爹的勾当,不但现代化的影子见不到,就连祖先留下来的少得可怜的人性的影子也会铲除净尽。

 

                                     2012年12月3~7日草于长安饮马窟

 

 

  评论这张
 
阅读(664)|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