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日志

 
 

转发:《把根留住——陕北方言成语3000条》前言、后记  

2011-02-28 11:05:00|  分类: 陕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陕北话、听见古代

 

     □王 六

 

    作为土生土长的陕北人,我对陕北文化一直怀有深厚感情,但往往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2007年,我的挚友老乡、在北京工作的朋友张东升先生,告诉我“中华书局”出版了当年北京赴延安插队知青王克明编著的《听见古代》,他认为是近年来最值得推荐的一本关于陕北方言的大著,也是最有可能传世的作品。为此,他自己掏钱买了二百册分送给关心热爱陕北的朋友们,并叮嘱我认真拜读。关于王克明,我和东升先生都未曾谋面,但我们有一个共同看法:作为陕北人,作为深爱着这片土地、人民及其文化的陕北后代,我们应该向王克明先生鞠躬敬礼!听陕北人说话就是听文言文,就能听见古代。王克明的《听见古代》以陕北方言为线索,运用独特的视角,把当今应运的陕北词汇追溯到古代,也从一个侧面记录了陕北这片黄土地上下几千年的历史、被忽略了的文明和别样的民俗风情。用王克明先生自己的话说:“在寻找方言的历史时,所有的界限都可能消失,古代的历史,可以直接延续到今天的生活里面。方言所承载的历史文化、观念形态,就在周围。”一个外来户,为融入陕北被迫学说地方土话,从简单的弄明白到感兴趣,从疑惑到寻根探源,竟先于我们这些坐地虎弄清了陕北方言之所以然,这对我是一种启发,也是一大惭愧。

 

    好奇和自醒,促使我开始整理收集下准备好高骛远搞创作的陕北方言词汇。当我在文化视角下重新审视那些后鼻音齆齆作响、被认为土的掉渣的陕北方言时,我震撼了!对母语与生俱来的生命感悟告诉我,陕北人不经意间挂在口上的方言,其实正是生命状态下的古代词汇孑遗,这种完全靠民间口语、而非官方规范原汁原味传承下来的语言文化,反倒为中华文明保留了一抹亮丽色彩。陕北方言孤岛之沉积岩,不但处处折射出中华文明之发展轨迹,或许还能为我们找到破解中华文化基因之钥匙。徽软,这个国史上最耻辱的靖康之难的二位亡国之君帝号,在陕北口语中表置于死地义,可谓入木三分;供给,这个古今通用的经济术语,引伸为供养义;鏖战,这个硝烟扑鼻的词,早已军转民用,表的只是打拼义;凌迟,这个血腥恐怖的刑罚词,已远离法律,表的不过是欺凌义;佛教女居士之称梵文音译“尤婆姨”,则以“婆姨”表示妇女、妻子义;争雌,这个专业的学术用语,表的则是一种强弱态势而非具体行为;谋略,也走出运筹之帷幄,成了平民的布置、实施行为……有趣的是这些政治、经济、军事、法律、宗教,乃至有学术背景的词汇,文化程度越低的人群,用的越多;越是文盲,表达的音义越是准确。如“供给”,凡读了几天书的,反倒易将其读作“供给”(gòng gèi),为什么?秀才识得半掐字!倒是被认为瞎字不识的村夫农妇,“子乎哉也许兮矣”等文言虚词整天不离口,就是简单的行与不行,也一定会用“使得”、“使不得”来表述。且不说大量似曾相识的古老词汇如何“沦落”到民间(或如何由口语被文言化),单就文言文语法、古汉语词汇几千年不变,在陕北被中规中距地成建制使用,这本身就是一大奇迹。要破解这一现象,还得从陕北本身来解读。

 

    陕北,从行政区划讲,是指延安、榆林两个地级市辖地;从地理区域讲,东隔黄河与山西相望,南以金锁关与关中为界;西以子午岭与甘肃、宁夏相邻,北以毛乌素沙漠与内蒙古相连;从方言覆盖范围讲,则包括延安市的宝塔区、子长、延长、延川、甘泉、安塞、志丹、吴起,榆林市的榆阳区、神木、府谷、靖边、横山、绥德、米脂、佳县、吴堡、清涧、子洲,共19个县区和定边县原属安边县辖区为主的18个乡镇(安边、武峁子、石洞沟、学庄、砖井、黄湾、油房庄、杨井、新安边、白泥井、周台子、海子梁、堆子梁、郝滩、胡尖山、樊学、白马崾崄、张崾崄)。

 

    放眼陕北,黄河、长城在这里交汇,大漠草滩、黄土高原在这里交界,中原文明、游牧文化在这里交融,从秦大一统置上郡起,这里就长期处于汉族王朝与少数民族政权的对垒前沿。侵袭与征服相间的无尽战火、有组织移民与自发迁徙相伴的人口流动史实,从延安、保安(志丹)、安定(子长)、安塞、安边、定边、靖边……这些诉求绥靖边疆的县名便可一目了然。军事上的讨伐、拉锯,必然随之以文化上的碰撞、交融。黄帝陵延绵不绝的香火,延安红都炫烨的光环,赫连勃勃“美哉斯阜”的感叹,范仲淹“浊酒一杯家万里”的悲歌,李继迁分疆裂土的征战,李自成改朝换代的闯旗……使陕北历史地成为中华民族的一块精神高地、资源宝地、文化福地!

 

    人们常常要问:为什么陕北民歌能“唱红了天、唱恸了地、唱出了一个欢天喜地”?(其代表作分别是《东方红》、《哀乐》、《春节序曲》)为什么卫星上天、汶川地震,中国人用陕北元素、而不是其它来表达自己民族的大喜大悲?如你走进陕北,陕北方言和陕北方言所诠释的陕北文化之典型性、代表性,就是基本的答案。

 

    陕北方言虽属晋语系,但长期的封闭运行,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口气大、底蕴足、直白而风趣,为大众所乐见。称天为“大”、“老子”,活脱脱就是天子一个!将爱溺言为“幸”,骂女人为“贱妃”,用的都是皇帝专利,一派帝王作派。人的实力以封邑来衡量,称为“采”,好象尚处春秋战国,人人都是王侯公爵。而成语“碰头打纥结”,尽管其义已走向反面成不必斤斤计较、取个大约,但从词面直译就是结绳以志义,是否可以此断定其源于结绳记事年代,可以说遐想无限。光绪帝的老师王培棻巡视三边写的《七笔勾》,不屑乡民“开口不离毬”无拘无束的言谈举止,将此处描述为“圣人布道此地偏遗漏”之所,是“礼仪廉耻一笔勾”,实在偏激。其实,“毬”是生殖崇拜体现在陕北话中的、活着的语言图腾,与人类自然崇拜到宗教崇拜进化的轨迹一脉相承,应感谢这块土地为我们提供了语言进化的浓缩版。不管外人怎么看待,反正陕北人高兴感慨一个“毬”字,扫兴发泄也一个“毬”字。一个民间故事很能说明问题。旧时一外商来陕北贸易,认为买方出口“毬”字是对自己的污辱,与其发生争执并诉讼至衙门。被告当堂辩称,这是说话习惯,并无恶意。县令做官多时当然知道,但为了说服外商,即出题给被告,让简述案由,如自然而然出现十个以上“毬”字,就算是口语,不问过。被告随口而答:“走毬米脂,到毬绥德,买毬把胡麻,搅毬 把圪渣,装毬起,倒毬下,为毬个官司叫告毬下,老爷叫我跪毬下,我一卜敛站起走毬吧!”众人一听会意大笑,外商也不由一乐了之。

 

    人们早就注意到了陕北文化中的少数民族因子,而忽视了她所释放出的大中华主旋律。从蒙恬“将兵三十万,怯匈奴三百里”,到陈陶“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四面八方来陕北戍边的历代将士,献了青春献子孙,不可能划水无痕。这就是为什么陕北方言中既有“忽了”、“圐圙”等原始的蒙古语单词,也有吴语“搲”(wǎ)、粤语“ ”(lè)、西南方言“ ”(luán)等词汇,即使常被作为陕北方言典型词汇的“而刻”,在南方一些地方多有使用,只不过发音有所不同。作为文化传播最重要的工具,文明传承最直接的纽带,各地方言间的这种千丝万缕的联系是必然的,因为她们来自同一根系——古汉语,而汉语是由方言构成的。值得一提的是,陕北封闭的地理、开放的历史、传统的民风,使各地的文化元素能在这里落地、升华,并传统地保留下来,且发挥其反作用,进而影响全国。了解了陕北文化这种地方性、多元性,就不难理解美国著名记者斯诺“走向陕北,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中华民族文化”之论断。

 

    在千古一帝秦始皇书同文、车同轨、统一度量衡币两千多年后的今天,语同音作为国策被强力推行已成趋势。行政上,方言不能进课堂、进讲堂、进大雅之堂;生活中,普通话成时尚、成时髦,方言阵地快速萎缩。如陕北称棒为“卜榔”,读的是“棒”的分音,但当翘起大姆指新潮地表扬人很棒时,再地道的陕北人也不会说“你很卜榔!”“卜榔”自觉不自觉地被“棒”无情置换。过去陕北人称父亲为“大”,可经过将一切古旧扫进历史垃圾堆的“文化大革命”洗礼,“大”被作为守旧的标志而惨遭淘汰,回望陕北,叫了一千多年的“大”,已进入绝迹的收官阶段。改革开放前还在煤炭交易中使用,兼具阿拉伯数字、罗马数字、汉字要素特征的标码数字炭码码——| || ||| ×      (1—9),时至今日,别说认识,就是知道曾有此数码的人,也是寥寥无几。我的一双80后儿女最早接触此书,却如看天书,十有六七不知所云。这真实地反映了陕北方言的生存现状。

 

    方言的消失也许不值得大惊小怪,但我们不能无视方言词汇、方言成分消于无声、失之无形。在中国这个崇尚大一统的社会,春秋有雅言,隋有韵书,明有官话,民国有国语,今有普通话,不过我们就是缺乏西汉扬雄《輏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这样对待方言的态度。时下与忽视方言形成强烈反差的,是对英语的“重视”和滥用,这影响的不仅仅是中华文明的传统,更有中国文化之安全!普通话与方言不是简单的熟优熟劣。客观讲,离开方言就无法了解现代汉语的源渊、承接、演变,甚至无法准确把握其词义;离开方言,就无法体味中华文化之多姿多彩。 “乡音未改鬓毛衰”、一声乡音泪先流,方言的这种无以名状的情感和亲和力,正是中华文明生命力、感召力、凝聚力的具体写照。

 

    陕北人从相貌特征上讲是鲜卑人、党项人、匈奴人等北方民族与汉人混杂的遗传结果。随着时代的变迁,这一典型特点如同听见古代的陕北方言一样正在淡化和消失。传统的陕北文化也正在离我们渐行渐远。对此,我们无能无力,唯有呐喊作为警惕。今年春天在北京的郊区农村,我和东升及几个陕北朋友在田野信步,发出了把陕北方言留住,把根留住的呐喊,这是这本书书名的由来,也是动机和动力。从拿笔开始,就知道我在从事一件出力不讨好的事。榆林、延安两市在册户籍仅500多万人,别说对13亿汉语人群,对6300多万晋语人群也是区区小数。陕北方言书籍对外人来讲是吓蛮书一本,就是对方言区,从事语言工作的能有几人?吃饱撑的有条件对方言感兴趣的又能有几人?但我关注的不是这。我没能力对方言释疑解惑,但我要努力使人知道,世界上有这么一方水土,世代讲这么一种动听、明快、雅俗和谐的语言。也就是说,本书不是试图要陕北人怎样去说话,而是要告诉人:陕北人在怎样、或曾经怎样说话!

 

    要较全面反应一方之言还真是件难事,斟酌再三,我选定了民间成语这一题材。成语量小而精、区内认同度高、陕北特征明显,更重要的是她能更典型、更形象地表现陕北方言、陕北人文。与典故成语相比,民间成语寓意浅显、清新上口、使用频率高,不论状言状行,还是状形状态,都生动活泼、惟妙惟肖。为便于历史、立体地理解成语,每条成语均有注音、释义、举例,举例时尽量多地、或刻意地使用了包括熟语、俚语、俗语、谚语、歇后语、格言、箴言、民谣、童谣在内的特色方言词汇,并一一加注,以全方位展示陕北方言之貌,陕北文人之韵,为人们点击陕北提供点许参考。

 

    陕北方言不论语言还是语法,都有鲜明的特色,分音词、合音词、圪头词、儿化词、逆序词、重叠式、形容词嵌字式……个性分明,切不可望文生义。如“思想”并非思想,而是思考、思念;“理论”也无所谓理论,而是论理、辩论;“受苦”别在意,指的是从事农业劳动;“打折”也别高兴,只是清扫。普通话讲每天,陕北说天每;普通话讲蔬菜,陕北说菜疏;还有声音与音声,气味与味气……不管谁逆序谁顺序,有的词义也发生了变化,如“争竞”就非竞争,只是争论、声辩;“扎挣”也非挣扎,而是坚持、勉强义。圪头词、重叠式、形容词嵌字式,阴阳钝挫、朗朗上口,可极强地喧染气氛,但得完全凭语气和适用对象来理解。圪头词、重叠式有的系妮称具指小性,有的却动词变名词。形容词嵌字式则嵌字不同,寓义有别。如明忽了了、明卜溜溜、明子拉拉、明的朗朗、明个丹丹、明忒也也,同样形容“明”,但表义大不一样,分别形容的是晴亮、光亮、鲜亮、亮堂或清醒、清楚、明摆着或讲明了。

因此书着眼收存信息,而非传授知识,所以无世俗的雅言、粗语不同待遇,一视同仁。因为我一直以为,正像人人生而平等一样,字字也应生而平等,重要的是客观存在而非其它。即便如此,还是慑于观念上无形文字狱的约束,未能收入“狼吃大女子——糟踏东西”、“老雨天砍苜蓿——湿湿(实)喂(为)你”之类直接损人的词汇、纯娱乐的“四大硬”之类俚语。最重要的的是,本人才疏识浅,以一人之见,唯恐以讹传讹,大言不惭,贻笑大方。在此向各位研究陕北方言的前辈和专家、读者,拱手相拜了。

 

                                                               王  六

 

                                                           2010年5月于米脂

 

------------------------------------------------------------------------------------------------------  

                         

                                     后    

 

    成书摆上桌面,有的不是成就感,而是挥之不去的耽心和遗憾。

 

    客观上,陕北方言自生自灭的生态环境,决定其只能靠意会言传生存,甚至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解义、注释无有典籍备考,书中成语、词汇注释,不但尚缺权威,更难免牵强、或难避谬误。而陕北方言与普通话相比,音、字的失缺,又平添诸多困惑。如果有音无字可用别字、造字将就的话,有字无音就只能空留感叹了。象从1到10十个数字,就有一、七、十无法用拼音注出方言语音,比例不可谓不高。还有,尽管陕北方言主旋律明晰和韵,但各地发音多有不同。如一个第一人称“我”字,在佳县就有nga、ngan、ngang、nge、ngou、gnuo、mei、wo八种发音,注释用绥德或米脂方言,有失偏颇。

 

    主观上,我是被“文革”彻底荒废了那一代人中的一分子,生下就挨饿、上学就停课、毕业就插队、工作就改革、再加上晚婚少生又晚育,在学工、学农、学军的大风大浪中一不小心就高中毕业了。当机遇扑面而来时,自已又满怀激情放弃高考,火线报名参加对越作战,从知识化角度讲,倾其所有就是背毛主席语录的基本功。收集整理方言成语,所依靠的只有对家乡的那一份深情。所以此书出版,我不敢称“集”,因浩如烟海的陕北方言成语个人通识有几?更何况陕北人在口语中使用成语是信手拈来,灵活组装,无法一一囊括。如形容“吃喝”就有“穷吃二喝、大吃二喝、一吃二喝、吃吃喝喝、有吃有喝、有吃没喝、少吃没喝、没吃没喝”多种表述,而且几乎所有词都可用此类格式组装,再如“迎送”同样可组成“有迎有送、一迎二送、迎迎送送、有迎没送、少迎没送、没迎没送”四句格式,还有“-×-×”,“-×二×”、“一递一×”等格式,此类过于直白、格式化的几无收录。而以方言成语为载体容纳方言词汇更是有限,光一个 地的耩子,就有耩辕、耩把、耩柱、耩绳、 杆、 环、牵心寨、阴阳橛等部件名词未能收录,而且老实坦白,我真不知耩子究竟有多少部件、用何名之,疏漏不言自明。当然,更不敢叫“典”,因为所收录的仅仅是自己讲过的、听过的、看过的,没有公开征集、没有专家论证、没有机构评审。

 

    好在此书并非著书立说,而是用录音摄像式的方法反映陕北的语言存在,无需时下无处不要处处要的文凭敲门砖。而插过队、扛过枪,挖过煤、卖过粮,三尺讲台也曾上的工农兵学商经历,市县衙门工作、乡村市井生活的践识,使我坐拥一手资料。陕北各县之县志、刘育林、安宇柱先生主编的《陕北方言辞典》、王克明先生的《听见古代》,又帮我打开陕北方言奥妙之窗。榆林黄土文化研究会和我生活工作过的米脂、佳县、清涧的贤达友人,及时、无私的释疑解惑,中国作家协会原党组副书记王巨才拨冗作序,对我是莫大的鼓励,东升先生更是一手负责装帧出版事宜,使本书得以付梓。

 

    作为方言词汇的共同收集者、我婆姨周燕的去世,促使我把手头记录下的陕北方言词汇,以方言成语的形式结集出版,因搞学术研究我本无水平,搞文学创作已无激情,只能将遗憾遗憾到底。如有智者看后情难以堪、拍案而起,或引起语言学家的重视采取措施正本清源,或许正是我最大的期许。

 

    感谢陕北,感谢陕北方言,感谢我认识、不认识的陕北人。

 

                                                   王  六

 

                                             二零一零年六月于商洛

  评论这张
 
阅读(7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