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日志

 
 

秋风:和尚吃别人的饭又怎么样?  

2010-09-01 16:35:00|  分类: 他人议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和尚吃别人的饭又怎么样?

 

                                   ◎秋风 北京学者

 

    狄马是我尊敬的一位文人,而且我们还是老乡。但看到他最近发表在《南方都市报》8月8日评论周刊随笔版的一篇大作《和尚的吃饭问题》,我对他的尊敬大大地打了一番折扣。

 

    这篇文章的主题在文章最后一段:“佛教徒常说,他们吃斋念佛是为了度化世人,可站在庙门外,我常想:庙里的和庙外的究竟谁度谁呢?守着功德箱的老汉,还有那些一边敲着木鱼,一边吃着供果的和尚,他们有资格指责世人六根不净吗?人生在世,有千般美妙,万般乐趣,但有一个大麻烦,就是要天天吃饭。人生的大半烦恼不都是由此带来的么?你吃着别人的饭,就不用再标榜超凡脱俗了。享用着施主的供养,又指责他们贪嗔痴慢,可他们不贪嗔痴慢,你吃什么?”

 

    这段文字很奇妙,如果对照一下狄马在其他文章表现出的思想取向,尤其奇妙。妙就妙在,它完全按照当代中国人人皆知的主流哲学进行推理。人首先要吃饭,因此,社会最根本的问题就是吃饭问题。在一个社会中,人们靠什么吃饭,人们怎么解决吃饭问题,就决定了人们在社会结构中的相互位置,也决定了每个人的思想、价值、立场、观念。

 

    按照这样的哲学原理,狄马说:和尚既然是靠施主们养活,当然就必须服务于施主,而和尚之所以向施主提供服务,完全是为了解决自己的吃饭问题。所以,你们和尚再也不要假装崇高了。和尚,还有其他宣称拯救人的心灵、精神的宗教人士,都不过是伪装的俗人甚至酒囊饭袋而已。

 

    如此顺溜的推论,让我不得不推想,狄马的中学成绩肯定特别好。只是,狄马因此而不知不觉把自己陷入了矛盾之中。根据我有限的阅读,狄马好像特别强调理性自觉对于人的决定性意义,也特别强调精神对于人生的决定性意义。信手举两个例子。狄马博客头两篇文章谈论的就是精神。第一篇文章《每个人的家乡都在沦陷》提出一个命题:每个人当保卫自己的家乡。我相信,狄马要保卫的肯定不是地理意义上的家乡,而是精神上的家乡。第二篇文章《有一种抗争我们很陌生》谈论的是梭罗的“公民不服从”,狄马解释说,梭罗想通过这种消极抵抗来诉诸多数人的正义感,这种反抗针对的是行使罪恶的人的心灵,而不是肉体。

 

    够了。凡此种种证明,狄马肯定,人是有精神的,精神具有伟大的力量。美好的、健全的人的生活,就是让精神支配肉体,而不是相反。我赞成这样的看法,因此也就无法理解狄马在《和尚的吃饭问题》中所表现出来的轻率。

 

    当然,对此可以有一个解释。狄马可能相信,人尽管首先是一种精神的存在,但这并不必然意味着宗教是必要的。完全可以每个人面向自己的精神,运用理性来思考、感受、行动。我大胆地猜想,狄马是启蒙主义的信徒。启蒙主义念兹在兹的第一项工作就是摧毁宗教,不论是法国的启蒙者还是中国的启蒙者。他们用理性衡量整个世界,宗教则被当作非理性的,因而必欲毁之而后快。“五四”之后,中国的中国启蒙主义者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非基运动”,而新文化运动基本上就是一场反宗教运动,包括反对准宗教——儒教。

 

    历史的奇妙之处在于,这些理性的启蒙主义者,后来纷纷成为狄马在《和尚的吃饭问题》表达出来的那种哲学的传播者。另外有一部分则热衷于制造人造宗教,其中的典型就是胡适,胡适曾公开提出过一个“自然主义的宗教体系”,丁文江等人则在科学与玄学论战中,狂热地要求人们把科学当作信仰。

 

    这两种类型的自相矛盾,清楚地呈现了迷信理性的启蒙主义的限度。理性当然很重要,很宝贵,但对理性的迷信就不再是理性而是迷信,与它所要抨击的迷信没有任何区别,甚至更糟糕。托克维尔说过:一个没有知识的人迷信轮回之说,可以让他约束自己,而成为好人。而一个迷信自己的理性的人,则可以用自己的理性来强制他人,甚至杀人。

 

    与狄马做了这么多讨论,只想表达一个意思:你可以不信仰某种宗教而信仰理性,但如果你的理性是健全的,那它应当教导你理解宗教对于那些信仰者的重要性,理解宗教对于社会秩序的重要性。理解这一点的前提是承认“人之异于禽兽者几希”,此处之“几希”就是人的精神、心灵。健全的生命是由精神支配肉体。那么,如何做到这一点?对理性能力较强的人来说,自我反思本身就足够了,但对绝大多数常人来说,宗教乃是凸现人的精神性、提撕人心的必要制度。也因此,凡是人存在的地方就有宗教。宗教是社会最基本的制度之一,即便在高度世俗化的现代国家也同样如此。

 

    狄马的议论也许是针对中国的现状。今日中国之宗教的状况的确不能让人满意,寺庙成为商业场所,和尚以赚钱为职业,确不少见。这里的和尚只顾吃饭,而遗忘了其普度众生的宏愿,或者作普度众生状实则为钱财。但这只能表明具体的和尚的败坏,却很难由此便说,和尚本身即无价值。狄马如众多理性主义者一样,在文章开始对中国人的信仰方式表示了一番嘲笑。不错,中国人的信仰方式确实带有一定功利性,但是,这种带有功利色彩的信仰,是否比根本没有任何信仰而只相信权力、金钱、女色更加不堪?

 

    最后回到和尚的吃饭方式上。和尚吃饭的方式很特别,是由别人供饭。但是,和尚如此吃饭,并不妨碍其修行。当初佛祖率先托钵化缘,有非常深刻的佛理依据。基督教历史上,托钵修道士也曾经是一批最伟大的信徒。狄马这种貌似理性的逻辑,既会毁灭德性,最终也会毁灭理性。

 

                                          原载《南方都市报》2010.8.15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