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日志

 
 

贺四说书  

2010-01-17 23:24:00|  分类: 陕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贺四说书

 

                                       ▓狄 马

 

    陕北是一块人神杂居、玄机四布的土地,英雄、史诗、美女、烈酒在这块贫瘠而苦焦的土地上疯长,这为讲唱文学提供了许多至为宝贵的原始素材。就像说唱藏族史诗《格萨尔王传》、汉族史诗《黑暗传》、希腊史诗《伊利亚特》和《奥德赛》的艺人一样,以韩起祥、张俊功、贺四为代表的说书艺人无疑就是吟唱陕北这块土地所有不幸与荒凉的神使与先知。

 

    贺四本名不叫贺四,因他排行第四,老百姓就简单地呼之为“贺四”。贺四出生在陕北子长县一个人称“道情窝子”的村庄,村名叫柏山寺,村子里的人由于某种神秘的遗传原因,会说话的就会唱歌,会走路的就会跳舞。贺四的父亲贺锡财就是一个有名的旦角演员,他打小就躲在幕布后面看父亲演戏,心里很是羡慕,就走走路路模仿父亲的身手捏法。一些老艺人为他的真诚打动,就教他演丑角。可贫寒的家庭只够他上到三年级,就不得不回家放羊了。16岁时,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了艺人韩信杰的说书大为震惊,于是就拜韩为师,从此踏上了说书的不归路。

 

    韩信杰是“说书大王”张俊功的学生,因他的哥哥是横山县一个招待所的登记员,张俊功外出说书常在他的招待所下榻,于是就借着免费住宿的情面,请求张收下他的弟弟作为徒弟。贺四跟韩信杰学习说书前后一共五十多天,但却构成了他学习说书的最好记忆。尤其令老师不解的是,这个经常拖欠学费的弟子有一种奇怪的本领:一本“正书”三小时的故事,他可以在听完一遍后,一字不差地弹唱出来。以至于二十多年过去了,他仍然可以深情地弹唱老师当年教他的调门:

 

    (表家乡调)      我说,小姐呀,小姐呀,

                            高山点灯名头大,

                            大海栽花根又深。

                            提起苗苗就有根,

                            并不是无名没姓人。

 

          (苦 板)         小姐一听泪珠滚,

                            开言忙忙叫相公,

                            你是我的救命人,

                            要不然我早已命丧生。

 

    陕北说书是一种叙事性的吟唱。没有对生活的熟以及这块饱受战乱及流离之苦的土地发自肺腑的怜悯,就很难理解说书这门民间说唱艺术。走出师门的贺四以一个行吟艺人的身份行走在陕北的白山黑水间,达十年有余。1992年是他从艺生涯中一个值得纪念的年份,这一年,他拜心仪已久的前辈张俊功为师,但也因此使他对说书有了新的理解。

 

    张俊功的说书在陕北首屈一指,知名度远远超过了布什和巩俐。走的地方又以县城和集镇地区居多,所以路子宽、思维活、手段多,这给长期行走在沟峁山梁地区的青年贺四不少的教益。张俊功对陕北说书的一个突出贡献是将传统的“坐式说书”演变为“站场说书”,也就是传统的一人或几人坐着弹唱,在他手里演变为弹唱分开,一人站着主唱,其余众人坐着分领不同的角色,互相酬唱应答,初步有了戏剧表演的味道。但张俊功没有学过戏剧表演,人物角色只是在唱腔和道白上有简单分工,并没有根据情节需要给每个演员配置一定的动作。这给14岁就粉墨登场的道情演员贺四留下了极大的想象空间。既然陕北的各门艺术在发展的过程中都曾有过相互见证、相互融合的历史,那么,为什么戏剧和说书就不能兼容并蓄?因而在学完后,他就决心打造一种适应现代人及现代生活的新型的说书艺术,这种艺术把“听众”变成了“观众”,把听觉艺术变成了视觉艺术,能满足人们多种审美需求。具体做法就是:在张俊功“站场说书”的基础上,充分融入戏剧表演的因素,给每个演员,尤其是主要演员配置大量的表情、动作描写,使说书获得了一种前所未有的舞台效果。他称之为“走场说书”。

 

    多年来,“走场说书”在陕北获得了普遍的好评。1993年,延安市文化局举办全市二届曲艺调演,年轻的贺四在上百位艺人的竞赛中名列第二;2001年8月,安塞县文化局举办各乡镇曲艺调演,他的表演小组荣获第一。他自编自演的《贺四逛子长》、《生命的奇迹》等剧本已成为家喻户晓的段子。有人说,如果对陕北的说书艺人也作一个“代际”划分的话,那么,他无疑属于继韩起祥、张俊功之后的第三代中的执牛耳者。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