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日志

 
 

甘泉风情记(附图8张)  

2009-02-14 13:31:00|  分类: 陕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甘泉风情记

                               ▇狄 马

 

    二月七日,我和阿熊、雨默、刘红四人,由阿熊驾车去甘泉县参加了一个民间的转九曲活动。这种活动在陕北农村已经很少了,今年在县文联刘虎林主席的撺掇下,又在劳山乡的边疆村举办了一次。

 

    刘主席说让我去甘泉和当地的文朋诗友见面已经很久了,因为忙一直未能成行。借着这个机会我也想把这个心愿了却一下。今年春节刚过,刘主席就打电话来催了几次,但我把时间错记成了农历十五,到十三早上才知道就在当晚。原计划在万邦书城的讲座匆匆参加了个开场就走了。

 

    说也奇怪,今年一个冬天没下雪了,我们一出城天就开始飘起毛毛细雨,雾很大,车走不快,一直到晚上七点多才走到劳山乡的公路上。这时天已经完全黑了,我们找不到进入边疆村的路口,在公路上打了几个转转,问了几个老汉,还是找不见,最后还是由县文化馆的王锋开车来接,我们才到了转九曲的现场。

 

       甘泉风情记(附图8张) - 狄马 -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我在转九曲现场)

 

    这是一种民间的祭祀活动,最早的起源已经很难说清楚了。单从现在保留下来的形式看,可能与迎神祈福有关。“九曲”全称叫“九曲黄河阵”,有的地方也叫“九曲八卦阵”,基本图形为横三竖三的“九宫格”,每格为一曲,每曲都有门,每门供奉一位神灵。全阵由三百六十五盏灯组成,象征着来年每一天的平安。每盏灯都绑在一根木棍或玉米秸上,灯的颜色分红、黄、绿三种,红的代表男孩,绿的代表女孩,黄的代表平安。参加转九曲的人可以根据自己的诉求“偷灯”。所谓“偷灯”就是把灯拿回家,第二年再还回来。之所以称“偷”,主要是因为一些小伙子或小媳妇,怕人看见,不好意思。用现在的话说,是对自己隐私权的保护。整个队伍由一班吹手在前开道,秧歌队紧随其后,民众跟着队伍走。如果脱离队伍很容易迷失在阵中。秧歌队每至一曲之门,便由伞头高歌一曲把守此门神灵的秧歌,其他人跟着应和,直至九曲转完。

                   

              甘泉风情记(附图8张) - 狄马 -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我们因为在路上耽搁得太久,去的时候人家已经转完了,但村上为了欢迎我们,又“加演”了一场。他们说这在当地转九曲的历史上都是少见的。因为有神灵参与,人就不能随便改变法度。你想转就转,神愿意不?但我们是专门来的,乡上的领导、县上的朋友只好又跟着转了一圈。我看那些扭秧歌的小伙子、小姑娘,敲锣打鼓的老汉,这么冷的天,专门为我们几个表演,心中着实不安,但又忍不住想看的欲望。

                        甘泉风情记(附图8张) - 狄马 -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转九曲的小姑娘)

 

    转完后回到县上吃饭,刘主席知道我爱好陕北说书,又把说书大师张俊功的儿子张和平从延安请来,在席间说了两段。张和平原来在陕北的名声很大,但中间有几年改行做了生意,赔了钱,精神负担很重。这几年重出江湖说书,常常在表演时忘词,但毕竟是老江湖,说唱的基本功仍在,尤其是唱腔很圆,得其父真传。座中有人要他说《十不亲》,他仍旧说得很好。晚上,我要求与和平住一起,他讲了许多他父亲生前的逸闻轶事,并说《十不亲》这个名段就是他父亲的原创,是大师走南闯北、历尽人间百态后的总结。这是我以往所不知道的。我们啦话一直到凌晨三点多,我因为第二天还要和甘泉的文友们见面,少不了讲话,就只好睡下,但不到一小时就被他的鼾声惊醒。好在他的鼾声中间有间隔,我就利用这间隔偷着睡。他的鼾声起了,我就醒了;他的鼾声停了,我就赶紧睡。循环往复,直到早上七点半被刘主席叫醒。

                  甘泉风情记(附图8张) - 狄马 -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张和平席间说书)

                  甘泉风情记(附图8张) - 狄马 -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座谈会现场)

    在宾馆吃过早饭,虎林就拉我到县政府的一个小会议室。到会的朋友我大都不认识,有的只听说过名字,围着一圆桌坐定。我先讲了甘泉之所以比延安其它各县文风兴盛的原因:一是因为这里历来富裕。当我们很小的时候就知道吃不饱饭可以“拱南劳山”。到这里的人只要勤快,春上一种,秋天管保有收获。因为植被没有破坏,降水一直比其它地方丰富,地的墒气大,庄稼肯长。马克思主义理论有许多靠不住,只有一句现在看也是对的,那就是“人们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人的肚子吃不饱,“为艺术而艺术”就是一句空话。当然,人的肚子一吃饱,就变得保守了。这是题外话。二是甘泉是个移民县份,土著很少。陕北各地来这里逃荒的,打工的,躲避缉拿的,作奸犯科之辈很多。因而,各地的文化能在这里交流、汇聚,并得到发展。一代大师张俊功在这里起家并获得成功不是偶然,因为只有在甘泉,他才能将陕北各个地方的语言精华吸收、利用并融汇贯通起来。

                            甘泉风情记(附图8张) - 狄马 -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座谈会一角)

    我也讲了一下我的创作情况,以及我对陕北文化和陕北作家的看法。我说,陕北人尤其是延安人常以“红色文化”为骄傲,几十年来不遗余力地宣传,最后给人一个印象,好像陕北文化就是“红色文化”。实际上,老毛在陕北只住了十三年,他来之前陕北人、陕北文化已经存在了几百年几千年了,说一个十三年的外来文化比几百年几千年的本土文化还深厚,还优秀,打死我也不信。任何时代任何国家靠政治炒作起来的文化总是短暂的,表面的,而反映一个地方老百姓的生存、爱情、死亡的民间文化才是永恒的,根本的。我们现在看几千年前的《诗经》,唐诗宋词,还觉得美,就因为几千年来人性的基本模式没变,情感的基本反应方式没变。唐朝人喜欢吃好的,不喜欢吃不好的,我们现在也一样;唐朝人看见漂亮美眉流口水,我们现在也如此。这说明人性是永久不变的,而文学只有反映这种永久不变的人性才可能长久。

                甘泉风情记(附图8张) - 狄马 -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陕北的文化、文学要发展,陕北的作家如果真正想有出息,就必须抛弃几十年来的陈词滥调,创造一种真正属于自己的,陕北的,本土的东西。这就需要完成思想上和语言上的转型。本土的作家要勇敢地面对民主自由的世界潮流,记录这个时代痛苦而伟大的转变。

 

    参加见面的朋友都很真诚,他们认真的样子令我感动。这是我在陕北其它地方搞类似活动所少见的。说实话,陕北目前的文学现状令人失望。本土的大多数作家没有将文学当成一回事,不过是图个热闹,混个一官半职罢了。很少有人认真地,踏实地,做一些真正富有原创性的工作。大部分人是两眼望天,跨步格外高远,却一点也不知道脚下这块土地的分量。我想,甘泉能出大师,能孕育这么浓厚的文风,与这个地方的文人诚实、好学有很大关系。

                  甘泉风情记(附图8张) - 狄马 -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会后合影)

    相对于陕北中心地带的绥德、米脂人,或者略靠西的吴起、志丹、安塞人,甘泉人长得很秀气,说话也柔声细气,不像北面人说话做事都带有明显的“匪气”。这可能跟甘泉的气候湿润有关。这一点我在随后的秧歌表演中看得更清楚。

 

    座谈会结束后,刘主席安排我们到街上去看各乡镇的秧歌汇演。甘泉的秧歌很有特点,不像安塞腰鼓,也不像北部其它县的秧歌那么粗犷、豪迈,看得久了你会觉得缺少一些野性,但比其它县的秧歌有灵气。

 

    从上午十点半到十二点半,整个县城万人空巷,来看秧歌表演,也使我看到一种恒久的人们追求幸福、快乐的力量。这种力量即使被一时的来自强权政治的粗鄙文化打断,用不了多久它也会自动更正过来的。因为人们追求幸福、快乐的力量是来自人性深处的,与这种民间自发的力量作战就是与人性作战,而与人性作战鲜有不身败名裂的。这就是我在秧歌表演中得到的启示。

 

                  

                                     2009年2月9日晚草于西安饮马窟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