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日志

 
 

转贴:问狄马的几个问题  

2008-11-25 17:58:00|  分类: 他人议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问狄马的几个问题

                                 █守 慈

 

    本月十五日(周六),小寨万邦书城二楼茶社举办关于狄马新书《我们热爱什么样的生活》(花城出版社,二OO八年二月第一版,定价二十元)的签售活动及座谈会。我是万邦的会员,以前有这类的活动总会提前收到短信,也掺和过一两次。这次却没有收到任何通知,还是周五路过万邦咸宁书坊时,一位热心的女店员告知的。有空去坐坐。我说好的。

 

    那天下午的座谈会,是我第一次见狄马。一看就是个实在人,就事论事,要言不烦,没有多少花哨的东西。他谈了谈写作这本书的经过,及其创作理念等等。然后是若干好友的即席发言,气氛热烈。当然,在那样的场合说一些过头的话,煽煽情,本也无可厚非,只要本人别太当真就好。然后又是读者提问。正如这种场合里所有的提问一样,都不怎么得要领,于狄马新书本身并未有多少涉及。最后是合影留念,签名售书。我也买了一本,算是不白来一趟,但没有赶着去请签名。算了,实在不想挤那个热闹。

 

    狄马的文章以前曾经看过几篇,他办的博客也浏览过几次,大致印象与余杰、摩罗等人的风格相类。但因为和他同住一城的缘故,便又有了格外的关注。毕竟在我们这个早已不能得风气之先的没落旧都里,在这个巴掌大的文坛里充斥着相互吹捧、标榜,拿肉麻当有趣的喧嚣,极度缺乏批评精神之时,他的思辨、勇气与执着还是值得敬佩的。不过,对他的文字我也有一些遗憾的地方,有一点自己的看法。那天,我坐在最后一排的角落里,本想提问释惑,又感到自己的问题可能不太合时宜,恐扰了众人的兴致,想想便又作罢了。然而过后竟不能释怀,为了印证自己的看法,又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把刚买的新书匆匆看过一遍,觉着还是有必要将自己的想法写下来共勉。

 

    狄马的写作总体说来,是用自己的理性启迪众人的理性,从而唤醒良知,恢复人性。按其思想进路,基本上属于欧洲大陆启蒙主义一派。欧陆启蒙主义有两大弊端,一是对理性的高度膜拜,二是对人性的无限乐观。对理性的褒扬过分,发展到极端便成了理性万能主义。针对这一弊端,早有学者思想家引苏格兰启蒙主义思想进行批驳抗衡。从现有的中文资料看,其中应以哈耶克最为功勋卓著。这一问题及其批判,在狄马的作品中似未明显涉及。我感到他似乎缺乏对理性局限性,特别是论者自身理性局限性的反思,而这一点正是后现代启蒙相较于现代启蒙的一个重要进步。这在他的文章中具体体现为,对自己的理性,对自己所掌握的知识,以及建基于其上的道德人格始终持一种不言而喻的自信态度。其批判的锋芒总是向外的,很少能看到他向内的自我批判、自我剖析的意识。关于这一点,有一个很有意味的例证。狄马在《1998:寻找善良》一文中,讲述一个农民深夜路过一个村子,被村民当作小偷抓住,残酷虐待致死的事件。他评论道:“他们不是法盲,他们是人盲。他们的脑子中根本没有人的概念,他们不懂得只要是人,就是一具活脱脱的、有生命的独立实体,需要每一个别的人都善待和尊重。”摩罗在给狄马写的序言中引用了这段话,但把称谓一律从“他们”改成了“我们”。这不仅仅只是称谓的改变而已,其中隐含着提醒论者亦需自我反思的意思。自我反思意识的缺失,还会导致道德完美主义,往往会有道德专制的倾向与冲动。例如他在一篇文章(《贫血的文场》)中,认定学者写作回忆性的散文是面对现实困难的推卸责任,是“仓皇后撤”,并且引用别人的话,嘲讽这种散文所体现的风度是“太监风度”。我能体会到狄马写下这段文字时内心的愤世嫉俗与孤独斗士的悲愤感受。这样的文字固然能增添斗士的品格,但再发展下去便离道德暴政不远了。关于这一点,可参看朱学勤的《道德理想国的覆灭》。

 

    狄马在文章中其实也触及到了理性局限性的问题。他说,面对我们这个千疮百孔、到处漏水的时代处境,“原因不是个别的,而是全体的;不是枝节的,而是根本的”,依靠理性具体而微地改造已无可能,我们已经没有了赖以构建意义体系的永恒目标、绝对律令、终极词根、至大光明。 “一句话,上帝、尼采、释迦牟尼、查拉斯图拉、老聃、墨翟相继去世以后,我们没有了自己的信仰,这才是焦点中的焦点,症结中的症结。”这段话说的没错,不过,以理性功利主义的心态,为了社会功用的现实目的,像伏尔泰所言那样,“即便没有上帝,也要造一个出来”,则上帝是永远造不出来的,那是功利理性所不可妄言的领域。基于此,我以为狄马所论基本尚处于现代启蒙的范畴,离后现代启蒙还有一定的距离。

 

    再说说对人性的无限乐观。这是对理性高度膜拜的必然结果。这一点在狄马的作品中有着很显著的表现。初看上去,狄马似乎对人性非常悲观失望,但实际上这只是对特定的时间、地点、文化、制度下的具体人性的悲观失望,甚至是愤怒。不过,他对基本人性还是乐观信任的。这一乐观信任,使他丧失了对人性中根深蒂固的“幽暗意识”(海外学人张灏语)的必要警惕,说明他在对人性进行全整性把握时还有所不周。如在《甘地的限度》、《马丁·路德·金之梦》、《明亡三百六十年祭》等文中,狄马明确质疑非暴力不合作运动的普适性,并一再申明了以暴易暴的态度。这一立场,作为一种现实行动策略的基础自然是很有必要的;强调被侵害者有反抗的权利,这也没有错。在这个限度上,我完全赞同他的观点。但是,同态复仇式的暴力反抗又怎么保证那些以暴易暴者能够合理使用而不滥用暴力呢?狄马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未能展示出对人性进行全方位关照审视的清醒意识与维度。人是软弱的动物,趋向善而又往往被贪欲所驱使,因此所有的人都会有人性恶的一面,如果不加以必要的规制,人性之恶便会通过暴力等因素而释放出来。不管是侵害者,还是受害者,都存在这样的问题。狄马之所以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且似乎视而不见,是因为他信赖一般的人性,并且基于平民主义的立场,认为无非是那些侵害者(在上者)的人性被败坏了,而受害者(在下者)的人性却还是完好的,所以就不会有暴力被滥用的可能,因而这个问题也就不值一提了。

 

    实际上,虽然狄马信赖一般的人性,但他并不承认普遍的人性。他认为人性会因为文化、阶层、社会制度等的不同而产生变化。好的文化、占据道德优势的阶层、特别是好的社会制度就会塑造、成就好的善良的人性。这样的思维模式基本上是沿袭了马克思关于异化的思想进路。马克思同样也不相信普遍的人性,认为不同的社会实践,生产活动决定不同的人性。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人为物役的异化现象,是社会结构与阶级制度的结果。而通过人为的革命,社会可以改造,阶级制度可以取消,异化现象便可根除,由此人间可以实现一个完美的社会。在这一点上,他和马克思一样,是个人性理想主义者。顺着这个进路,狄马从对具体人性的批判,进而批判矛头直指催发出如此不堪的人性的社会制度。狄马也由道德批判发展为制度批判,期望制度的改进能够带来人性的完善。不过,目前看来,他似乎仅仅满足于作为这一种意识形态的批判者和另一种意识形态的宣传者,未能再深入一步。别的不说,单只看看他行文中有所选择的,简单的黑白对比的论证描述就可知道。这样的论证和描写,正是意识形态宣传的拿手好戏,道理简单明了,对比效果强烈,孰好孰坏一目了然。可惜,这样的论述并不怎么能够经受得住推敲。我倒不是要全盘怀疑他的论点,而是这样的论证模式到头来会损及他的立论观点。

 

    此外还有一点,关于写作定位的问题。狄马的写作基本上应该属于公共知识分子写作一路。以我的理解,公共写作,要求论者必须涉及许多不同的社会领域,必须无所不知,起码要看起来像是这个样子。结果便是什么都知道一点,什么又都所知不多不深,往往会造成在各种不同的社会话题中一再重复相同见解的现象。再独特的发现创见,说多了也就成了常识。单篇看还行,集中看就有些审美疲劳了。而且,作为一个公共知识分子,如果其所生活的社会中几乎所有现代理念都是从西方输入的,你还能指望他能有多少真正属于自己的思想创获?多半是在不自知地重复着另一个社会中人们早已习以为常的常识。我这样说,丝毫没有怠慢我们的公共写作的意思,为人性完善计,为社会进步计,我们以及我们这个社会正需要这样的公共写作来普及这些的常识。我只是指出了这种写作的困境和限度,等到一个论者写到一定的程度,便可能会在一个水平线上不断地自我复制。我希望狄马能走出,或者不出现这样的现象。

 

    我很不擅长于充当吹鼓手的角色,狄马文章的优点、特出之处,别人早都说到了,自用不着我来蹩脚地重复。以上我说了一些我自认为是问题的 “问题”,正是认为他是一个值得认真对待和期待的作家,才值得我认真地来写这篇短文,期望能给他提个醒。我希望他一如既往执著于自己认定的事业。至于我的这些话,仅供参考。

  评论这张
 
阅读(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