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日志

 
 

影像陕北的多层次魅力  

2007-12-16 15:03:00|  分类: 陕北文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影像陕北的多层次魅力 

——记录片《佛陀》观后

 

                            █狄马

 

《佛陀墕》是近年来反映陕北的一部不可多得的影像力作。拍摄者是两位年轻的朋友:田波和王苗霞。他们都是土生土长的陕北人,这为他们准确把握这片土地以及土地上的人和事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这部记录片首先好在它选点准确。佛陀墕这个村子是子洲、子长、清涧三县交汇的地方。从片子反映的情况来看,这个村子里的人所操的方言是陕北方言里最为独特的一种,是“方言中的方言”。亘古不息的淮宁河孕育出的文化在这儿散发出它多层次的魅力。虽然山大沟深的地理环境给这个村子里的人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困难,但这个村子之所以能如此完整地保留它的语言、习俗和文化,最大的原因正在于它地理上的封闭。据我所知,这样的村子在陕北已经不多了。两位年轻的导演能将镜头对准这里,首先说明他们眼力不凡。
 
其次,这部记录片最成功的地方在于它的真实。本来,记录片之所以成为记录片就是因为它真实,就像人要活着就得吃饭睡觉一样,但实际上好多陕北的记录者并不都能很好地把握这一原则。我所知道的好多关于陕北的记录片都是“导演”出来的。拍摄者或者因为资金匮乏,或者因为心浮气躁,都像故事片的导演一样,事先按照他们一厢情愿的构思,设计一个故事,然后要求镜头下的人物根据他们的指令走路、说话、干活,这些可怜的农民本来平日里行动自如、语言风趣,可一旦到了这些导演的镜头下,连吃饭睡觉都变得困难起来。这都是因为拍摄者不肯吃苦,不肯耐心等待生活中最动人的那一刻出现的原因。
 
可以看出,这部记录片有好多令人“啼笑皆非”的镜头,都是在一种不自觉的状态下完成的,而这些镜头好就好在它的不自觉。一个故事片的导演和一个记录片的导演最大的不同就在于:前者每时每刻都意识到自己是个导演,而后者不是。他从端起摄像机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只是一个生活的忠实记录者。他无权干涉生活本来的进程和逻辑。《佛陀墕》中关于“打神神”的对话很有意思:“打神神”的主力干将、老支部书记拓巨福,晚年坐在崖畔上反思“打神神”事件时说:“唉,那会儿年轻了,听上共产党的话‘打神神’哩,最后可做结实了!”。还有,拓巨福在谈到毛泽东时,深有感触地说:“世世代代再也没有那样一个国王了!”语气里充满了遗憾和向往。这些让人哭笑不得的话都是在不经意间拍下的,但正是这些不经意间拍下的话成了整部片子里最为传神的经典对白。
 
这部记录片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它的丰富。举凡陕北的地理历史、婚丧嫁娶、生产生活、宗教信仰、风俗习惯、文化艺术,几乎无一遗漏地囊括在了这部不到两小时的片子里。人们在观赏这部记录片就好像在观赏一部关于陕北的《清明上河图》,在这图上,你可以找见你想要的关于陕北的一切;但老实地讲,也正因为“全面”,使得两位年轻的导演在统摄这么多丰富复杂的素材时显得力不从心。全片给人一种凌乱而缺乏统一线索的感觉。虽然这种凌乱并不影响它整体的震撼力,但总是给人一种抓不住核心的枝蔓和芜杂感。
 
这就是我看了《佛陀墕》以后的一点真实想法。
 
2007年12月4日草就于饮马窟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