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日志

 
 

另类狄马(访谈)  

2007-12-16 14:12:00|  分类: 媒体访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访媒体:《杂文选刊》杂志社
采访人:张迪
受访者:狄 马
时间;2006年1月19日
采访形式:笔答
 
一、百字左右个人简介
 
    狄马,独立作家,1970年出生于陕西子长县,在农村读完中小学。1992年毕业于延安大学中文系。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发表思想文化随笔、散文、文学批评等各类文章近百万字。
 
二、业内知名人士对您或您作品的评价
 
    狄马的作品勇于挑战权威,抗拒时流,是血性文章却不失清明理性,很可一读。
                                                    ------林贤治(作家、学者)
 
    从我们置身于一个浮躁的商业时代来讲,淡泊明志,甘于寂寂书斋的杂文作者自然更难得。这方面青年作家狄马等人是值得敬佩的。
                                                     ——鄢烈山(杂文家)
 
    狄马不只是一个写出了精彩文章的作家,而且是一个有所发现的思想者。用饱含感情的、富于感染力的文笔将自己的思想发现表达出来,既能满足读者激发思想的需要,又能满足读者情感认同和审美愉悦的需要。
                                                  -------摩罗(作家,学者)
 
    狄马的杂文显示他对概念和逻辑的高度敏感,逻辑使人清晰,使人决绝,使人成为认死理的高级“王木犊”,狄马的文章给人无法怀疑的判断感,冷静坚定。
                                                   -------刘洪波(杂文家)
 
 
三、问题:
 
    1、谈谈您的生活经历和生存状态,它们对您创作杂文有着怎样的影响?
 
 
    我出生在陕北白于山区一个荒凉、闭塞的山村,我在那里度过了我的青少年时代。从小看着父辈在黄土中像牛一样地劳作却忍受官长欺凌,不得温饱。对贫穷、愚昧、暴力、专断有刻骨铭心的记忆与仇恨。体现在以后的杂文中便是一种混合了忍耐的理性和悲愤。贫穷的记忆使我不相信阳光下的一切都是美好的,而阳光,陕北大地上那种焦艳、炽烈、直指人心的透亮,又使我不相信贫穷就是生活的全部。
 
    我认为在本质上,我的写作与父辈们在土地上的劳动没有区别。常有一些矫情的文学青年跟我谈“灵感”。我说,我写作从不需要“灵感”。在我的记忆里,我父亲每天都是天不亮就上山,难道每天都要等“灵感”?也有一些人言不由衷地夸奖我的“成功”。我说,我从没觉得我“成功”。如果你非要说“成功”,那也是多收了三五斗,雨水充足而已。也有一些人,经常拉我参加一些莫名其妙的会议,我拒绝的理由很简单:我是农民,不打粮食的事情我不干。
 
    2,请谈谈您对杂文的功用和当今杂文的看法。
 
    杂文是一种属于反抗者的文体。它经现代文学大师鲁迅锻造,绵延数十年而迄今尚未定型。它的最大特点从表面上看,是充分运用反语和讽刺手法使被揭露的对象荒谬,但就实质而言,它是特殊言论空间里的特殊文体。一个好的杂文家必须将自己置放在一个异常宽广的历史语境中,充分利用知识的相关性,尽其可能地调动读者的联想、通感和知识重组能力,使他们获得在现有的制度空间里不能获得的完整信息、真相和真理。
 
    这就要求杂文家必须博览群书,锻炼自己的手和眼。我觉得目前杂文整体质量下降,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杂文家读书太少。由于读书太少,杂文家视野狭窄,既不能感知文明世界的进步潮流,又不了解本民族恶贯满盈的蜕化历程,因而,对当下发生的一些恶行败举只能是就事论事,发一通牢骚,敲两句怪话,讲一堆无比正确的大道理而已。
 
    3、您在全国第三届杂文笔会上说过,杂文家“首先就是要自己先启蒙,不可以只启蒙别人不启蒙自己……”。您觉得当今国人需要怎样的启蒙?
 
 
 

另类狄马(访谈) - 狄马 -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右为湖南周实兄,我敬重的学人,说明湖南也有好人
 
    启蒙是西方在文艺复兴以后提出的概念,引进中国的历史不长。到现在基本上成了一个贬义词。许多人认为,启蒙过时了,谁比谁傻?谁有资格启蒙?其实,启蒙就是解放思想,冲破自己或别人加诸的一切愚昧和迷信。不仅不会过时,而且更需要,不过是启蒙的方式和内容变了。比如,那种单纯的自上而下的启蒙方式是不够用了,任何人在任何方面只要他比我知道的多或者早,就可以启蒙我。楼下卖泡菜的老太太就泡菜的腌制、存储绝对可以启蒙我,澡堂里的按摩工对人体骨骼知识的了解难道不比我多?当然就杂文写作而言,我到卡厅、茶秀、按摩房给任何一个小姐、服务生启蒙绰绰有余,如果他们愿意听的话。再比如,中国自晚清以来,有太多的人给民众进行“政治启蒙”、“文化启蒙”,而鲜有人跳出政治、文化的怪圈向民众进行“生命启蒙”或“信仰启蒙”。很少有人站在终极的立场上告诉人们,人是什么?人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人应当怎样对待他的同类以及其他生命?我觉得这是当今国人迫切需要恶补的一课。
 
    4,杂文家需要不需要启蒙?如果需要的话,应当怎样启蒙?
 
    杂文家不仅需要启蒙,而且首先应当给自己启蒙。任何一个想对启蒙问题有所思考或企图启蒙别人的人,都应当面对这么几个问题:人是不是需要启蒙自己?人是不是需要启蒙别人?人能不能够不启蒙别人只启蒙自己?人能不能不启蒙自己只启蒙别人?如果说前三个问题还可以说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那么后一个问题几乎是不容置疑的。杂文家作为一类公共写作者,在批评别人、揭露时弊的时候,必须首先将刀锋指向自己。
 
    5、您曾在作品《1998:寻找善良》中提出“人盲”概念,请详述之。
 
    “人盲”的概念是我“立人”工作的出发点。这个概念不是从书本上来的,而是在生活中直接体验的结果。你如单纯在字面上不好理解的话,那你想一想,政府部门里面无表情的官长,垄断行业里那些掉长了脸的办事员,街道上那些任凭小贩呼喊都面不改色的市容委“青皮”,公共车厢里那些动辄撒泼的四五十岁老女人,你就会觉得中国人根本不是“文盲”,也不是“法盲”,而是“人盲”。就是根本不知道“人”是什么的“盲”。不知道人是需要爱护,需要尊重,需要怜悯的同类生命。我们知道房子,知道职称,知道一切狗苟蝇营、坑蒙拐骗的法术,惟独不知道“爱”。爱自己,爱邻人,甚至爱仇敌,爱这个世界的一山一水、一花一木。我们的灵魂沉睡着。
 
    6、有人说您是个“独立作家”,从您的文章凸显出来的风格我们所看到的狄马又是个另类的杂文作家,连您的文集也叫做“另类童话”,您是如何看待自己的另类的?
 
    独立,指的是我的精神状态。我认为一个思想型的作家必须是一个弃官场,舍学府,求诸于野的人。真正的“另类”从来不是策划出来的。不能“自封”,也不能“他封”,更不能“御封”。一个人按照自己的天性工作、生活,就必然不会与其他人重复。就我自己看,我的杂文不大涉及时事,我认为时评化的杂文很难摆脱就事论事的窠臼,触及的也都是皮毛。同时,我也反感那些云遮雾罩、装神弄鬼的所谓学术论文。我的文章基本上都是杂文化的随笔或随笔体的杂文,一些发表在学术杂志上的较长的随笔,一些人又认为是论文体的随笔或随笔化的论文。发表在贵刊的多数杂文,其实并不是专门写的,多数是我在较长篇幅的随笔里摘出来的。这是我与专门的杂文家不同的地方。至于“另类”不“另类”,我就不知道了。
 
 
     

另类狄马(访谈) - 狄马 -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牛仔裤有点脏
 
 
    7、据我们所知,您对陕北民歌有浓厚的兴趣和较深入的研究,很想知道陕北民歌对您的吸引力何在。
 
    我出生在陕北,那里有一句话说,会走路的就会跳舞,会说话的就会唱歌。民歌是陕北人生命中的盐。我到西安工作后很长一段时间,不知道我会唱歌,就像我意识不到我会吃饭一样。一个偶然的机会,我被西北大学几个朋友拉到临街的马路上灌醉,一声唱出去,从此一发不可收。随着年龄渐长,我对陕北民歌、说书的热爱与日俱增。就本质而言,我认为陕北民歌是一种旋律性的哭泣。它的朴素、辽阔、悲伤、激越每时每刻都能扣动我的心弦。除了祖先们应对苦难,抒发情感的方式,通过陕北民歌,我知道中国民间的传统文化是一座巨大而复杂的精神矿藏;当然,通过它,我也知道意识形态是如何利用、篡改民间艺术的。
 
 
 
 
 

另类狄马(访谈) - 狄马 -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荞麦园放歌 _ 唱的不怎么样,但很投入,因为对面有美女
 
    8,我们看到一些文章,写你演唱陕北民歌的情景。请问,唱歌对你的写作、生活有什么影响?
 
    陕北民歌中的质朴、豪迈、敢爱敢恨的生命情怀,直接塑造和陶冶了我的性格、思想;自由、随意、一唱三叹的抒情方式又给了我许多艺术上的启迪。但在生活中也常常使我陷入尴尬。有一些场合,人们知道我是以写作为业的,一曲终了,有人说,没想到你一个写作的,也会唱歌?另有一些场合,人们只知道我会唱歌,一曲终了,有人说,我在某某杂志上看到你一篇文章,没想到你一个唱歌的,还会写文章?
 
 
       

另类狄马(访谈) - 狄马 - 狄马的博客  思想的防空洞

          粉墨登场,自以倡优蓄之                             
 
                                                      原载《杂文选刊》2006.2(下)
  评论这张
 
阅读(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